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浏览次数:289发布时间:2020-07-13 04:36:46文章分类: H普生活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方正外形——Bauhaus-Museum Weimar採用monolithic设计,呼应地势历史。(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Heike Hanada(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楼梯贯穿博物馆——设计以一长楼梯贯穿整座博物馆。(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艺术空间——德国法定公共建筑2%的空间需要用作艺术空间。大堂放置了Tomás Saraceno的作品Sundial for Spatial Echoes。图中可见博物馆的间条天花设计,将抽气、空调等细节藏于天花之内。(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远眺纪念碑——其中一个窗口,能远眺到Buchenwald的Figurengruppe Fritz Cremer前最大集中营纪念碑。(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地库咖啡室——Bauhaus-Museum Weimar地库咖啡室,可看到Weimarhallenpark,布局将天然光引入室内。(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打通间墙——打通间墙能减低沉重感,营造轻盈空间。(Dawn Hung摄)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新展馆 「酷」以外的包浩斯

当我们谈及Bauhaus时,大都以设计及建筑作为切入点。但当到达Bauhaus发源地德国Weimar,一访新开设的Bauhaus-Museum Weimar时,会明白到这个正值百周年纪念的思潮,其实与政治及民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係。

呼应地缘政治

谈到Bauhaus,我们都会想到方正的线条,现代主义先驱思潮等,与简洁画上等号。但意料之外的,是与主理Bauhaus-Museum Weimar建筑师Heike Hanada会面时谈到,这座新落成博物馆所在地的政治背景。「这个是一个人工地段,本身是一个河谷,与旁边的Weimarhallenpark同等高度,约与现时高度有6米之别。这个地形变化,是基于德国在1936年,即纳粹时期建造Gauforum省公共集会所,纳粹党需要将原有的中世纪建筑及民居清拆,建立大型广场作展示军事实力及纳粹主义。希特勒于各地亦有建立Gauforum,但由于他本身对Goethe(歌德)及Schiller(席勒)两位经典文学大师的热爱,Weimar亦成为希特勒喜爱的城巿之一。选址城巿内的这个特定地段,是因为邻近火车站,所需要拆卸的建筑物相对地少,同时接近现代化的公园。」Heike Hanada说。

看到Bauhaus-Museum Weimar时,没有想像中的Bauhaus。反之,有着经典建筑物的外形,比较像一座巨型石碑,与旁边的Gauforum建筑风格相近。细看过Heike Hanada的作品,其建筑体系具多样性,如以现代的玻璃建筑为本的Stockholm Public Library便是一例。

「我本身是一个contextualist,所以设计亦会按地方本身的肌理行事。 如Gauforum本身的建筑以巨型石碑(monolithic)为形态,突显纳粹党的权威感。我设计的Bauhaus-Museum Weimar,亦是呼应这个地方及城市本身的地缘政治(geo-political)形态。选址建于Weimarhallenpark旁边的Bauhaus-Museum Weimar,是希望能为地方带来正能量之余,亦能透过地段的高低带出此地的历史。博物馆用上monolithic的设计,是因为策展人员希望能减少馆内展品受到光害的影响,同时呼应Gauforum的建筑形态。」

外形不太Bauhaus

不少人对新建博物馆没有重新演释Bauhaus特质而有所质疑,但假如着重实际功能是Bauhaus的精神,Bauhaus-Museum Weimar的monolithic形态,其实满足了策展人的实际考量。「当我参与设计比赛时,并没有想到重新演绎Bauhaus风格。一来,我们身在Bauhaus的100年之后,即使是各个Bauhaus大师,亦不会重複之前的风格。再者,Bauhaus本身并非以回首历史为本的主义。个人而言,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是整个设计运动中最重要的建筑师。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对Bauhaus的体会,我亦不相信有一个统一定义,即使是Gropius于1940年代亦对此作出批判,认为统一理论会过于狭隘。Weimar本身是整个运动的起点,与Dessau的经典Bauhaus风格大大不同,以表现主义、深奥(esoteric)、画作、艺术家修为为主,较具实验性,较expressionist。反之,整个建筑物外是为经典建筑立下新定位,如设计并无传统屋顶,入口的不对称设计,便是当中例子。」

Heike Hanada说,「建材方面用上现代水泥,感觉平滑,细緻有如石块,但地库则用上喷砂效果营造质感对比。室内设计部分,则以呈现Bauhaus为主,所以设计、家俬均主要用上中立简单的款式,让整个空间成为画布一样,而非模糊空间与展品之间的界线。同时亦用上双层楼底高度的空间、打通间墙等设计方法,减低沉重感,营造轻盈空间。」

建筑的功能布局,能解除大众对Bauhaus-Museum Weimar外形不太Bauhaus的疑虑。但个人更感惊喜的,是博物馆建筑本身如何为当下带来政治气候的反思。「博物馆建筑有一种防御感,但内裏的Bauhaus展品,则为参观者带来前瞻未来的感觉。个人十分喜欢这种强烈的内外对比。另外,建筑表面亦装有24条横间灯光,于夜间溶化巨型建筑的重身感觉,让建筑在不同时间能造出轻重有致的视效。」

除了建筑本身,Bauhaus-Museum Weimar的窗口坐向,亦具政治意识。「各个窗口能看到不同的城市景观,但当中有一个窗口,能远眺到Buchenwald的Figurengruppe Fritz Cremer前最大集中营纪念碑。我希望透过这个博物馆建筑,来对历史提出疑问,让人留意到这个地方的历史。到Weimar的游客,大都不为意这些历史。但在这个极右主义上扬的世代,我们正正需要讨论的空间,自历史学习极端主义的恶果。」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编辑:陈淑安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