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H普生活>
  • 新山中区市会发最后通牒 百顺花园住户一定要搬 >

新山中区市会发最后通牒 百顺花园住户一定要搬

浏览次数:112发布时间:2020-07-13 04:37:07文章分类: H普生活

新山中区市会发最后通牒 百顺花园住户一定要搬

危楼组屋一半住户已人去楼空,住户“善用”空置的单位养鸡养兔子,导致空置单位飘异味。

逾10年前因柱子断裂已被列入危楼的士姑来百顺花园第4座组屋,因结构问题随时会倒塌,新山中区市议会在两个星期前已发出最后通牒,下令所有住户必须搬迁。

空置单位养鸡兔飘臭

记者走访被列为危楼的百顺花园第4座组屋,右边靠近断裂柱子区的近40户住户已搬走,空荡荡的单位因屋顶漏水导致积水处处,大半边组屋俨如惊悚电影的“现成”场景,尽管是大白天,都觉得阴森可怕。

当地不少居民利用组屋前的空地种植蔬菜,最离谱的是竟然有住户,利用底楼空置单位来养鸡与兔子,卫生状况令人作呕。

新山中区市议员邱孝利表示,早在上个月配合市议会消灭黑斑蚊活动前来大扫除,工作人员在第2座组屋与第3座组屋之间的空地,铲掉大片“杂草丛林”。

“杂草堆里面有蛇出没,两三年前还有来自东马的原住民住户在组屋前养猪,令人难以想象。”

他透露,目前的居民大部分是租户,64个单位还剩下不到20户,主要是印尼外劳,甚少屋主本身居住。

他说,有些不负责任的屋主,明明知道该组屋已被列入危楼,还是照样出租赚钱,不顾住户安危。

邱孝利:柱子断裂补救 “工”字铁顶了10年

新山中区市议员邱孝利接受《》访问时透露,该座危楼组屋已超过30年屋龄,当时售价为2万2000令吉。

他指出,该座组屋于2005年圣诞节前夕柱子断裂,当时市议会以“工”字铁支撑补救,至今一“顶”就10年。

他说,该座组屋住户搬迁问题拉扯多年,柔州政府于2011年曾计划“以屋换屋”让住户搬迁,以该座2房式组屋换取金山园新建的三房式组屋,惟最后因种种原因落得一场空。

“当时部分屋主要新房子、一些则想要赔偿金,还有一些要房子也要钱,无法达成共识,计划因此告吹。”

他指出,在接获市议会最后通牒之后,部分屋主希望再给予一些宽限期,同时要求与市议会举行对话会,反映他们的难处。

他表示,一些住户不愿搬走的原因包括不愿放弃自己购买的房子、希望等到更多赔偿金,以及期待该地区建造新公寓来当作赔偿。

“我们向市议会询问,会否给予屋主赔偿?基于该组屋是私人发展商建造与售卖,不属于政府,因此市议会不负责赔偿。”

他说,市议会在该座组屋柱子断裂后,基于安全理由花费7万令吉聘请工程结构专家来做鉴定与评估报告,市议会已“多做”了不属于分内的工作。

他透露,危楼什幺时候会倒塌没有人知道,万一出事后才来怪谁一切都太迟了。

居民漠视警戒绳

据记者观察,市议会已在第4座危楼组屋前拉上黄色警戒绳,可是,居住在该座组屋左边的部分居民依然进出自如,漠视警戒绳。

记者探问附近居民,大部分皆清楚该座危楼组屋会随时倒塌,已不适合居住,而且近期已有国能与水务局人员上门表示要切断该座组屋的水电供应。

一名附近的居民表示,该组屋问题一箩筐,之前据悉有发展商表示要收购该地段兴建公寓,惟他认为要4座组屋的居民全部搬迁没那幺容易。

市会推卸责任———百顺花园组屋居民委员会●王宝花(53岁)

市议会以组屋为“私人”发展商所建造为由,这是推卸责任的说法,目前我正与其他华裔屋主考虑起诉市议会与发展商,讨回公道。

我在这区组屋第1座拥有2个单位,第4座危楼则拥有一个单位,3个单位皆在80年代购入。

这座被列为危楼的第4座组屋的华裔屋主约有7至8户,早在市议会宣布为危楼后,已没有再将单位出租。

早在2011年,丹斯里阿都干尼还是当时的柔州大臣,他很有诚意要推行“以屋换屋”的计划,几乎所有屋主都赞成。有关换屋计划告吹主要是大臣已换人,之后再也没有人跟进此事,并非是居民之间谈不拢的问题。

市议会指这是私人组屋,一句话就把责任推掉,不要忘记每一间新屋子都要经过市议会7个部门批准才可以入住,怎幺可以说不关政府的事?市议会认为,组屋柱子断裂是因为建在河边的关系,按照此逻辑,是不是任何靠河靠海的房子都会随时倒塌?

只想守着老房子———屋主●弗雅(65岁)

当年,我接受以屋换屋的条件,一些屋主却要赔偿金,最后我们什幺都没有!

我与妻子及2名孩子尙住在危楼组屋,我已退休,所以将底层的住家房间改建为零食档口,在组屋区做些小生意过生活。

回忆起当年柱子断裂的情景与巨响,仍然心有余悸。我与妻子于1985年以2万2000令吉买下单位,我们经济能力有限,只想守着自己的老房子,不打算搬迁。

接屋主通知月底搬———租户●尤斯里(38岁)

我与妻小同住在危楼底层单位,并以月租300令吉租下有关单位。屋主已通知我,必须在这个月底搬走,目前正在寻找附近的房子。

这里的治安还可以,只是一些来自东马的住户,晚上常喝醉酒闹事,三更半夜吵架、打破人家玻璃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