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发展:“文明攻击”抑或“文明冲突”

浏览次数:990发布时间:2020-08-12 04:54:01文章分类: H普生活

以“反恐怖主义”为名﹐由美国政府主导的美英联军。于日前对阿富汗的塔里班政权与其境内宾拉登的“盖达”组织﹐展开美国小布希总统所谓之“无限正义”的军事回击。某种程度上﹐这场被喻为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场战争﹐隐约地呈现出美国外交战略其现实主义的权力利益本质。以及位居资本主义世界霸权地位的美国与伊斯兰回教世界国家之间﹐“文明冲突”的潜在可能性。

儘管关于911攻击事件之历史情境及文化脉络﹐异常地错综複杂。使得此事件背后潜在之因果关係﹐不易釐清。而且挟持民航客机作自杀式攻击﹐亦违背人本主义之普世价值。然而深一层地检视美国之中东外交政策。其实﹐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乃是由着眼于自身之政治经济利益面向所结构。透过本分析向度﹐吾人以为主导资本世界体系政治经济军事及文化等面向的美国﹐无可避免地﹐其外交思维往往流于亟于维护美国本土利益﹐而介入他国内政。并将此合法化为对其他国家关于“文化剥削”之正当性。

然而也正因如此﹐此等“文化输出”的外交政策﹐如今已然回噬挑战美国在整个世界资本阶级中﹐所发展出以其自身目标为中心的信念体系。这种矛盾与其内在逻辑之冲突﹐不断地在阿拉伯世界中上演。一如美国自冷战以来﹐藉区域安全与反共产主义为由﹐强力介入当地回教国家对不同民主政体的追求。透过对当地好战宗教团体的支持﹐对抗前苏联在中东的政经势力。更重要的是﹐自许为最自由与民主的美国﹐却自四次以阿战争以来﹐在军事与外交上明显偏袒以色列。甚至放任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残杀暴行。这些以维护美国本土利益为最高宗旨的现实主义外交策略﹐不断地藉由民主与人权﹐以合法化美国在中东回教世界对专制腐败但却亲美政权的维护。如此之外交举措﹐导致中东伊斯兰人民将其对境内独裁政权不满之情绪﹐以革命的手段宣洩出来。此种情绪性仇美意识﹐在很大的程度上﹐宣告美国本身霸权的危机。此霸权危机所隐含的意义﹐在于美国对中东回教世界所作的“文化输出”与其欲藉此“文化”面向达成一“共识”趋向的消亡。此一危机的浮现﹐突显本文最初所提及之“文明冲突”发生的潜在可能性。

美国政府在伊斯兰世界中﹐霸权危机的出现。表面上乃因回教世界人民对于美国在阿拉伯世界中﹐建立亲美之资本阶级国家所作的反弹。此种反弹﹐似乎只是因为大多数回教国家﹐关于自身长久处于贫穷状态﹐心生不满而产生。然而﹐经济上显露的危机﹐不过是提供对居霸权主导地位之美国政府﹐发动革命的机会而已。真正将动摇美国霸权地位的是﹐关乎其自身利益且无法自圆其说的外交政策中﹐充斥着太多内在信念体系之逻辑冲突。此内在冲突﹐挑起伊斯兰人民对自身宗教教义及文化的反省与觉悟。伊斯兰世界之价值体系﹐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或受美国文明强烈影响的亚洲新兴国家之价值信念﹐有着极大的矛盾与差异。被英国媒体讥评为“说硬话的布莱尔”之英国首相﹐论述美国小布希总统所面临的911攻击事件﹐乃是一种对文明的攻击。然而﹐事实所显现的又绝非如此单纯直接。深层观之﹐整个事件隐然呈现潜在的“文明冲突”。也因此对阿拉伯世界的人民而言﹐无论“恐怖自杀攻击”在道德上是邪恶或是错误之行为。在其心中﹐这是一种武装的革命﹐藉以反对美国这资产阶级之文化霸权。

911事件后世界局势之发展﹐暴露着美国外交政策本身内在合法化的冲突。当美国政府在伊斯兰世界中﹐逐渐丧失作为其统治阶级的共识时。意味着阿拉伯世界人民﹐对美国政府种种外交作为的质疑。此种质疑﹐使阿富汗的塔里班政权与宾拉登个人﹐得以获得多数阿拉伯世界人民的同情。藉此驱使回教世界人民﹐回顾自身受压迫与羞辱的历史情境。经过自觉﹐提昇至宗教文化的层级。因而加剧了其对美国与西方世界的对抗。是以“文明冲突”发生的可能性﹐就绝非小布希总统宣称﹐以“无限正义”或尔后的“坚守自由”为口号之军事报复来反击阿富汗的塔里班政权口中之“圣战”﹐如此化约的逻辑所可能涵盖。